“13号票,站编34006次,4场20道挂34辆,郭忠梁负责正面检查车辆、处理拳钩,确认机后三辆、尾部三辆关门车……”7月2日12时许,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南站运转车间上行到达四班调车长许军接到新的工作单并分好工后,与连结员郭忠梁一起乘坐机车,经由驼峰向下去往上行编组场20道。

繁忙的哈南站上行驼峰(黄岩静 摄)

此时正值全天最热时段,室外气温高达28℃,整个调车场仿佛蒸笼一般。轰鸣的调车机不断向四周散发的令人窒息的热气,许军爬上调车机,深蓝色的作业服很快被汗水浸透,粘在身上又湿又痒。但为避免被烈日灼伤皮肤以及作业时被货车上的铁丝等刮伤,他和同事们在这种天气里必须全副武装,穿着长衣长裤、戴着防护帽和手套作业。

许军正在烈日下进行列车解体作业(黄岩静 摄)

今年44岁的许军参加工作已有18年,始终坚守在调车一线岗位。调车组岗位集“苦累脏险”于一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全天候接受大自然气候变换的洗礼。18年前从铁路技校毕业时,许军还是个腼腆柔弱的“白面书生”,在6000多个日夜的坚守中,无论风和日丽还是刮风下雨,他都要在高出地面5米多的驼峰上追着火车跑,解编成千上万辆货车,练就了一身健步如飞的本领。由于长年工作在轰鸣的机车、走行的车辆旁,环境极为嘈杂,许军用对讲机与同事联系作业时总是不由自主地抬高声音,时间一长就养成了大嗓门的习惯,在公众场所说话时经常会吓人一跳。“啥苦不苦的,这就是我份内的工作嘛,习惯了。”说起这些,许军嘎嘎地笑个不停。

许军正在对车辆进行复检(黄岩静 摄)

机车到达编组场停稳后,许军与郭忠梁陆续跳下车。许军负责指挥调车机与股道中的停留车辆进行连挂,郭忠梁灵活的身形闪现在两列停留车中间,边走边对停留车辆进行逐辆检查。“调车长连接软管作业,请求使用自保信号。”随着完成请求试拉作业并报告拿车号、值乘位置等作业,许军按下对讲机发出作业请求。

得到允许后,许军从机车后第1辆车开始,依次进入两车之间,弯下腰半蹲着,徒手连接车辆软管。隔着棉线手套,他甚至感觉到车辆软管都是温热的。蹲下、站起、连接风管……在一次次的重复动作中,许军的工作服被汗水反复湿透,很快在后背形成了盐渍。成串的汗水顺着他的帽子沿往下淌,很快就糊住了眼睛。他顾不上擦汗,不时使劲挤挤眼睛,保持视线清楚,手里的活儿却一点没停下。

解锁、充风试闸、再次试拉、请求列车牵出……平日里驾轻就熟的标准化作业在这样的高温天气下执行起来极为艰难,但许军却丝毫没有降低标准。“越是天气恶劣,越要执行好每个环节,这样才能确保人身和车辆安全。”许军说。

随着信号开放,该项作业完成。机车牵引着几十辆车缓慢启动,许军和郭忠梁一前一后,稳稳当当地挂在车辆上返回作业室。许军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量保持着身体与滚烫的货车车体间的距离,防止皮肤被烫伤。

列车尾部到达峰顶平台,许军他们在上下车地点附近下车,像凯旋归来的英雄般大踏步回到作业室稍事休息,等待下一批作业命令下达后再次“逆行出征”。(黄岩静)

编辑:马俊玮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