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江川农场割晒“一哥”三镰搂回3700万

2017-10-31 13:15: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佳木斯10月31日消息(记者迟嵩 通讯员张雷杜勇,江川农场的水稻割晒“一哥”。

  2017年9月4日,他喜开了黑龙江垦区水稻割晒的第一镰。比垦区第二镰早了整整8天。9月12日,别人刚开镰,他家大米就上市了,北大荒“头米”,拍出了1888元的“天价”。 9月13日,他家240亩的水稻秸秆打包完毕。9月15日秋翻地告捷。11天,他就从容的搞定了秋收。

  江川农场,北大荒水稻割晒“一哥”。

  截止9月30日,农场水稻割晒面积站农场总面积的60%,18万亩。秋收开始26天,农场累计销售水稻7.87万吨,上市大米 4.2 万吨。10月11日,农场30万亩水田收获全面线告捷。

  割晒拾禾,增收 3700多万的赚钱“一哥”。

  2017年,农场割晒拾禾面积18万亩,按照水田割晒拾禾同比直接收获降损率5-6%。全场割晒预计可以多收获水稻5400吨。以1.4元的市场价计算,种植户们可直接增收1500多万元。

  与此同时,割晒收获的水稻水分15%左右,直接能够达到收购的标准。不用晾晒,不用烘干。比直接收获19%左右的水分,可节省晾晒烘干费用1000万元。秸秆打包,可为职工节省田间清理费用86.4万元。全民水稻早上市,同比粮库销售每公斤至少增收0.1元。全场割晒拾禾水稻增收1080万元。

  算一算,割晒整整为职工挣回来3700多万。

  “想做赚大钱‘一哥’不容易?江川必须从心上、手上、和网上牢牢攥紧‘三把镰’,心上的是多元互动,提升市场意识的‘产业(链)镰’。手中的是割晒拾禾加快大米上市的‘技术镰’。空中的是网络销售大米增收的网上互(联)‘镰’。三镰齐动,方的事半功倍。”江川农场场长李国锋在谈起三年前未雨绸缪对抗市场需求个性化和水稻降低保护价的这场“赌局”,终于长出了一口大气。

  “‘一割’成就‘一哥’,是江川用多年时间打造了三把“镰刀”,割掉了思想禁锢和传统观念,真正通过转调结合、精准供给、对接市场,‘抢跑’ 供给侧改革和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效能释放。”管理局副局长曹祚东用点睛之笔,回到了一众人的焦虑和疑惑。

  心中“一把镰”, 割掉枷锁做“一割”

  “明年,高低都要割晒,等枯霜子的习惯必须改。”10月2日一大早,农场第二作业站职工黄岩,望着田里被整夜大风刮落的一地稻穗,心情沉重。

  在很多人看来,他和杜勇在一个作业站、一块地、一样的品种、一样的种植,却在产量、整地进度等方面都存在差异。特别是水稻销售价格:他与杜勇1.54元每斤销售的价格对比,一吨就差了260元,100吨就是2.6万元。

  感受到种种差距后,和黄岩一样,决心在2018年全部割晒的职工不在少数。

  然而,江川农场水稻种植户们这些年,经历的对比和教训还少吗?2002年突降大雪,很多职工顶雪收获、低价卖“水稻”。2012年,严重涝情让很多农户不得不抢购连跪是收割机,在泥泞中抢收水稻。

  等等都没有让水稻割晒大面积普及,2017年江川如何做到割晒“一哥”。2018年如何提升延续“一哥”呢?

  “其实不是其他兄弟农场慢,而是我们先抢跑了,一抢就是三年多。2015年围绕如何提质降耗抢市场大规模座谈研讨;2016年,利用典型引路挨作业站、挨家挨户做割晒早上市的思想工作;才有了2017年割晒的60%,才有了2018年割晒的高呼声”江川农场场长李国锋对现在农场职工整体市场意识提升过程,始终意味深长。

  2015年起,面对垦区稻强米弱的迷局。在江川看来,必须解放思想,跳出垦区看江川。通过论证,相比五常大米的品牌口碑、庆安大米的多重认证、盘锦大米的地域积温的优势。垦区则在优质的生态环境、肥沃的黑土地、现代农业绿色种植、全场机械化发展和先进的技术措施上优势明显。

  特别是水稻割晒拾禾两段式收获技术,是江川农场首创,完善普及近20年。建三江、宝泉岭、友谊、七星等管理局农场多次来学习,并进行普及推广。

  而农场则通过不断的完善提升割晒技术和环节联动,真正借助二三产业互动,以连续多年,让江川大米早于周边地区7天左右,第一个开镰收割、第一个大米上市,第一个成为登陆全国节庆市场的黑龙江大米,水稻价格适中比直收高0.1元。同时,也成为农场种植户从“卖的好”倒逼“种的好”的动力支柱。

  为此,经过脱胎换骨式的思考和实践后,首次将割晒拾禾上升到保障“粮头食尾”发展的战略地位。真正作为直面种植业一产独大、保护价持续走低、中低端稻米拓展空间不足、品牌影响力不强、各地“旱改水”面积突飞猛进、市场竞争压力巨大等等现状问题的切入点。

  为此,农场紧紧围绕“转方式、调结构、找市场、提品质、降成本、增效益”的18个字的整体发展思路,积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转变生产方式和调整品种结构,全力推进2017年“种植种子田10万亩,优质品种10万亩,特色有机品种10万亩”的三个一格局。同时,提早按照割晒要求做好中早熟品种的连片区域布局和水稻“横插竖割”准备工作,只待秋收。

  手中“一把镰”, 割出效益做“一哥”

  北大荒的秋收有多忙?

  “头不梳、 脸不洗、没有节 、无假期,夜看天气、天天早起,收割不停、晾晒不止,收完才能喘大气。”老百姓的话一点不夸张

  然而,对于农场第三作业站水稻植户王金刚来说,不但秋收完全没压力。而且,他还在9月份从昔日“农忙”到今日“农闲”的转变中,看出了好多不简单!

  精明他,可是给自己算了两笔好账:

  第一笔是表面账:表面看割晒拾禾是两遍活,割晒每公顷300元,拾禾加接粒每公顷1000元。而收割机直接收获加接粒每公顷才1000元,看似是花了两遍钱,费了两遍事,还多花了300元。这么一看“精明”人肯定选择直接收获。

  第二笔是深层账:综合考虑收获时间、收获速度、收获损失率和销售价格等因素,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往年自己直接收获损失率在8-10%,而今年的割晒拾禾则控制在了3-4%。每亩地割晒拾禾同比直收降损达到5-6%。

  同时,他的稻子一割晒就被客商盯上了,直接付了定金,因为割晒的水稻不用烘干,水分适宜,可以给客商和农户节省大量的烘干费用。三天后,双方最终按照每斤1.5元的价格一次性出售,卖了27万多元。

  水稻销售后,地里的秸秆由泉林纸业派车派人进行秸秆打包并运走,秸秆每吨价值480元计算,一公顷水稻田出3吨秸秆,每公顷整体效益达到1440元,同时,节省了清理秸秆的人工费用150元。这一算,割晒确实有账算。

  “秸秆有人要,全都等打包,秸秆谁还烧,没有了烟熏火燎的江川,自然就青山绿水更环保……”农场环保科科长唐亮谈起秸秆打包外销对秸秆“禁烧”和环境保护工作的贡献赞叹不已。

  “割晒割好了是神话、割不好是笑话”,再好形势面前,江川农场时刻保持冷静。因为水稻割晒必定是“靠天吃饭”的作业模式。始终在保障晴好天气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因为没有好天、就没有好水稻、更不会有好秸秆、好大米和好的效益。所以农场在对割晒的水稻成熟度,有着严格要求的同时,对于割晒地块全面执行农场、作业站、农户三方确认机制,坚决杜绝“伤镰”情况发生,给农户带来损失。

  网上“一把镰”,割开市场争做销售“一哥”

  9月18日,农场十五站职工吴唤明将自家的18吨长粒香送到了大米加工厂,与往直接卖水稻不同,他将加工好的大米拉回来家,放到了网上和朋友圈里销售。仅双节期间,就销售大米礼品装300多盒。

  “水稻割晒早、大米品种品质好,大米网上销售就更好” 吴唤明对自己的小买卖信心满满。

   如今在江川,在农场电商中心指导下,开始自主营销的民间经纪人已达90多人。同时,很多职工开始借助江川牌的主品牌优势,又注册了“乡树湾”、“ 侯金利”等一批鸭稻米、蟹稻米等特色大米子品牌,借助北大荒头米1888拍卖的宣传效应,让大米走出去。

   “天津40箱、贵州1箱。”10月6日一大早,虽然邮局没开门,但在EMS大厅门口等着发货“卖大米的”已经排起了队。

  “以前每天就几单,如今一天几百单,都是给客户邮,农场的全民大米比赛真是太火了”邮局揽货员张洪涛一边打单一边高兴的说。

  职工电商户、邮局快递提到的“大赛”,是江川农场在9月20号启动的全面销售大米比赛。销售冠军最高3万元,所有单项奖累计奖金将达到15万元。

  “如何拿到奖金,必须卖的好,咋能卖得好,必须种的好。”在史无前例的大奖背后,是农场推动职工加速自主营销、主动对接市场的无形之手,是少卖水稻、多卖大米,创意营销,加速销售的指导效应。

  “高手在民间,大米卖上天”。最终还是一斤大米6元钱的销售价打败了一斤水稻的1.5元。实践证明,真金白银是让种植户们的大脑真正开窍的最好办法。

  9月13日,红兴隆2017年秋收工作现场会在江川农场召开,第一现场看割晒。9月23日,宁夏农垦看割晒;9月24日,南京市粮食、南粮集团看割晒、品头米。9月30日,上海“金融时代”杂志、万和证券,实地了解割晒和研究背后带来的效益链。10月4日中秋佳节,来自北京、南京等地的15名游客包车一行,来到江川农场开启他们的大荒秋收之旅。

  一时间,割晒让我们的稻田,游客心中的绝美景点;让我们的种植户不在惯性的卖水稻、而是开始卖大米。让我们的大米不再是“大路货”,而是精品装。让我们的名片以不再是纸片子,而是二维码等等。

  头脑的割晒,引领了水稻割晒在江川农场的爆发式实践,割晒,割去了等靠的被动,割掉了对保护价的执念,割出了3000多万的效益,割出了江川人的自信和风采。(配图来源于网络)

 

编辑: 乔仁慧
关键词:

江川农场割晒“一哥”三镰搂回37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