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龙江人杰 > 正文

从“塞北小江南”到雪域高原的黑木耳情怀
2012-12-04 19:55   来源:中国科技网    打印本页 关闭
    

              ——黑龙江大学科技特派员张彦龙博士服务黑木耳产业工作纪实 
                                 作者:李丽云 王卓 

    深秋的哈尔滨已经寒气逼人,黑龙江大学科技特派员、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彦龙安排好学校实验基地的工作,便打点起行装,启程前往西藏林芝地区——这已是他今年第十次远赴西藏。在那里,用于明年投产到藏民家种植的黑木耳菌株已经开始培养,在每年10月到次年8月,张彦龙都要带领一个黑龙江黑木耳产业援藏团队,克服重重困难,长驻西藏林芝地区服务指导当地开展黑木耳生产。今年,是第三个年头。 
 
    曾经,从黑龙江大学实验室到黑龙江东宁县田间地头,张彦龙将大学科技力量支撑服务于“中国黑木耳第一县”东宁县;如今,从“塞北小江南”到雪域高原,张彦龙又将“科技致富”的理念与科技创新的火种一同播种到林芝地区藏民的心中;从大学教授到科技特派员,张彦龙在小小黑木耳事业中依靠科技延伸推动出区域产业经济发展的创新链。四年东宁,三年林芝,张彦龙以科技特派员的身份投身于黑木耳产业发展,成为高校科技人员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典型代表,帮助地处祖国东西两端的农牧民们走上了同一条黑木耳产业富民之路。 
 
    大学科技人员服务“中国黑木耳第一县” 
 
    田野间温润的风轻拂,宽阔的田地里洁白敦实的菌袋整齐列阵,饱满密实的黑木耳之花在菌袋上绽放。这是黑木耳盛采期,采摘、晾晒,耳农们忙碌而欣喜的身影昭示着又一轮丰收。这样的景致,在张彦龙眼中重复再现了7年。 
 
    2006年,黑龙江省第三次开展校县农业科技合作共建,黑龙江大学与东宁县结为农业科技合作共建单位。天然药物化学领域出身的张彦龙,对农学研究和黑木耳栽培算是半个外行。不过“药食不分家”,张彦龙多年从事微生物制药研究,为研发黑木耳栽培技术提供了必要的微生物理论基础和实验经验。就这样,他被学校选定赴东宁县挂职科技副县长,同时也将黑龙江大学食用菌栽培技术力量带到了东宁县的家家户户。 
 
    从那时起,东宁菌农家中便有了一位常客,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周末,他忙碌的身影时时出现在镇村的黑木耳种植基地或者菌农家中。在东宁挂职期间,从最南的亮子川村到最偏远的五排村,所有村子都留下了他服务的足迹。在走进村镇深入调研基础上,他掌握了东宁黑木耳产业的底子、现状,并清晰地勾画东宁黑木耳的未来。 
 
    虽然拥有适宜黑木耳生长的自然条件,当时东宁黑木耳产业却“赔多赚少”。黑木耳栽培的关键是掌握菌株培养技术,可耳农没有三年栽培经验,要全面掌握培养技术非常难。张彦龙说:“养菌的温度、湿度、氧气都要严格把控,搞不好木耳就要绝产,加之栽培黑木耳的人工和原料成本高,这学费太贵,耳农交不起。” 
 
    “科研成果不仅体现在论文上,还体现在服务社会服务经济的能力上。”张彦龙说。为解决东宁黑木耳栽培的技术瓶颈,张彦龙请来专家组成服务东宁县黑木耳产业的教授科技特派团,建设东宁县食用菌研究所。他还积极引进了液体菌种生产和黑木耳工厂化温控规模生产技术。木耳单片栽培、春秋连作、越冬耳……2008、2009两年间,一系列黑木耳培植新技术在张彦龙推动下,经过试验示范、中范围栽培,进而在全县大面积推广。黑木耳标准化生产技术示范与推广项目、滑子蘑标准化生产和产业化开发项目也纷纷上马。 
 
    在张彦龙推广小耳技术之前,东宁黑木耳以大耳品种为主。与之相比,小耳品种品质好,采摘频次高,可是小耳技术在推广初期并不被耳农接受,觉得小耳栽培技术繁琐,难以掌握。农民的倔脾气愁坏了张彦龙。为推广小耳栽培技术,张彦龙和技术组专家组织东宁种耳大户和技术人才进行集中培训,反复宣传小耳品种的优势。当年小耳市场价格比大耳高出35%,作为栽培示范率先种植小耳的农户尝到了甜头,小耳栽培随之在东宁迅速普及。到2010年,东宁县小耳栽培技术覆盖率达到80%。 
 
    小耳技术的推广让东宁百姓真正感受到科技的力量,因此带动了整个东宁科技观念的改变。与此同时,张彦龙大力开展农业实用技术培训,为东宁县培养了200多名基层技术人员与“田秀才”。东宁县村镇间刮起了“最炫科技风”,简单、易学、效益高、低成本的发明创新在农民手中诞生。张彦龙说:“很多黑木耳栽培技术对于高校理论研究来说都非常简单,有些发明专利在高校连论文都写不出来。但就是这些再简单不过的技术,投入到农业生产中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东宁百姓和企业家眼里,张彦龙就是一个科技项目宝库。四年来,张彦龙以黑龙江大学技术力量为依托,大力推进东宁县农业科技支撑体系建设,科技贡献率达到53.5%。有了科技做支撑的黑木耳,强力推进了东宁县农业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大幅度提高,东宁实现了科技与经济社会互动“双赢”。2010年,全县黑木耳发展规模已达8.8亿袋,总产量3.6万吨,达到全国黑木耳产量五分之一,产值近20亿元,实现农民人均增收8600元。 
 
    在张彦龙努力下,东宁建成了全国最大的黑木耳生产基地和交易市场,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完善的产业体系,规模、质量、效益同步攀升。东宁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示范县、全国科技进步工作考核先进县、国家生态示范县、全国首批科技富民强县试点县。2010年,东宁作为全国唯一的县级代表,在全国科技大会上作典型经验介绍,成为全国依靠科技强县富民的一面旗帜。 
 
    黑龙江科技特派团走进“雪域高原” 
 
    10月的青藏高原掩藏在冰雪的静谧之中,直达天际的雪山似乎也在转经声中沉睡了。在西藏林芝黑木耳实践基地,黑木耳栽培的一级菌株正渐渐苏醒。每年10月至次年3月,西藏进入气候严酷的漫长冬季。半年,仿若一个轮回,张彦龙在这段时间就要和他的服务团队一起在林芝地区长期驻寨搞“冬华春实”的耕作,为来年春夏投入生产的黑木耳培养菌种。 
 
    2010年,科技部高新司组织全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开展“两服务行动”援藏工作。当时还在东宁县任科技副县长的张彦龙响应科技部号召,针对西藏林芝地区的技术需要,带领黑龙江大学微生物学专家和东宁县食用菌技术服务人员、乡土专家组成了黑木耳产业援藏项目工作组。当年仅用短短四个月时间,工作组三次深入西藏林芝、日喀则地区进行工作考察、项目接洽、项目组织与实施。 
 
    林芝位于西藏东南部,具有开展菌类栽培的自然环境。但此前并没有大规模菌类栽培成功先例,食用菌产业一直处于原始落后阶段。张彦龙决定将黑龙江黑木耳栽培技术以及服务模式整体引入西藏林芝地区,尽快提升林芝地区黑木耳栽培技术含量、单元产量,并将木椴黑木耳种植直接提升到袋料黑木耳栽培阶段,以利于当地森林资源的保护,成为科技富民的支柱产业。 
 
    2010年冬季的西藏,黑龙江黑木耳栽培技术培训与生产示范开始了。洁白墩实的菌袋能长出乌黑的木耳?“等我转世回来,你的木耳也长不出来!”从未接触过黑木耳栽培的藏民听到用袋料栽培黑木耳,脸上挂着一万个不相信。 
 
    西藏林芝地区过去从没有栽培黑木耳经验,一切从零开始。建设黑木耳产业示范基地,攻克高原地区黑木耳产业化种植关键技术……11月份的林芝最低气温零下13摄氏度,没有暖气的产业基地阴冷潮湿,张彦龙和他的队员们手脚都冻伤了。冬季的高原氧气更加稀薄,“查看完菌株一站起来,心跳都要停止了”。他的学生刘振东说。为确保菌种生长良好,张彦龙和工作组成员24小时轮流值守,手把手地给藏族干部进行技术讲解,在夹杂着汉语和藏语的交流中,探索着适宜高海拔地区的黑木耳栽培方法。 
 
    在菌种生产的第三天,前期生产的菌袋有40%出现杂菌污染现象。急得大家一晚没睡,连夜查找原因。原来工作组使用的是平原地区的蒸汽灭菌法对菌袋灭菌,而高原地区水沸腾的温度只有92摄氏度,难以达到完全灭菌效果。于是他和贾树彪、王守发将简易灭菌锅设置了不同灭菌时段,与用高压灭菌锅灭菌效果进行对比,筛选出灭菌效果最好的方法。 
 
    生产黑木耳的很多设备,在当地根本没有销售,为了不耽误生产,张彦龙和刘丕顺就联系黑龙江菌用物资销售商,反复协商降低成本,以出厂价发货,仅这一项就节约2万元成本。大型设备粉碎机,筛料机等不能整体运输,必须分割后进行运输,队员刘丕顺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在短短2天内完成了设备的焊接与组装。 
 
    仅用了2个月时间,10万袋大棚培养室工程完工了。林芝地区老科技局局长牛云生说:“这帮人干活不要命太让我感动了!” 
 
    34天,10万袋栽培菌种完成生产。 
 
    50天,精心培养的菌种陆续长满菌袋。 
 
    2011年6月,袋料地栽黑木耳技术试验在青藏高原成功落地。2012年西藏自治区米林县承担了25万袋菌包的示范性转化,在全县8个乡镇进行试点栽培,实现净利润达200万元。 
 
    用科技之泉浇灌的黑木耳,在雪域高原找到了新的天堂。藏耳具有绿色、天然、无污染、营养丰富等优点,而且耳色黑肉厚,口感极佳。经对比分析,张彦龙还发现藏耳中含有的铁、锌等人体所需微量元素,以及其他营养指标均远高于其他黑木耳,是内地黑木耳无法比拟的。 
 
    看着邻里栽培黑木耳走上致富路,过去藏民眼中的怀疑变成了羡慕和欣喜:“明年我家不种青稞了。我也要改种黑木耳!”米林县县长扎西达杰说:“张教授不仅带来技术,还带来了藏民观念的改变。黑木耳栽培技术的普及相当于科技观念的播种,藏民认识到要依靠科技力量才能走上致富之路。扎西德勒!” 
 
    在张彦龙教授倡导下,米林县还对当地黑木耳进行了国家商标注册。“藏耳”以其优异的品质,打入北京等一线城市高端市场,并随着林芝旅游业兴起,成为当地旅游新名片。 
 
    张彦龙清楚知道,小小黑木耳推动整个县域经济发展依靠的不仅仅是技术,也包括综合管理、市场化运作、规范标准制定等各个方面。“黑木耳的技术服务必须围绕产业来做,设计出能够嫁接到其他地区、其他行业的产业格局,解决提高农民收入的现实问题。” 
 
本篇文章来源于 科技网|www.stdaily.com 
原文链接:http://www.stdaily.com/stdaily/content/2012-12/03/content_547366.htm从“塞北小江南”到雪域高原的黑木耳情怀
——黑龙江大学科技特派员张彦龙博士服务黑木耳产业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 2012-12-03  |   作者:李丽云 王卓
http://www.stdaily.com 2012年12月03日 来源: 中国科技网 作者: 李丽云 王卓
    深秋的哈尔滨已经寒气逼人,黑龙江大学科技特派员、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彦龙安排好学校实验基地的工作,便打点起行装,启程前往西藏林芝地区——这已是他今年第十次远赴西藏。在那里,用于明年投产到藏民家种植的黑木耳菌株已经开始培养,在每年10月到次年8月,张彦龙都要带领一个黑龙江黑木耳产业援藏团队,克服重重困难,长驻西藏林芝地区服务指导当地开展黑木耳生产。今年,是第三个年头。

    曾经,从黑龙江大学实验室到黑龙江东宁县田间地头,张彦龙将大学科技力量支撑服务于“中国黑木耳第一县”东宁县;如今,从“塞北小江南”到雪域高原,张彦龙又将“科技致富”的理念与科技创新的火种一同播种到林芝地区藏民的心中;从大学教授到科技特派员,张彦龙在小小黑木耳事业中依靠科技延伸推动出区域产业经济发展的创新链。四年东宁,三年林芝,张彦龙以科技特派员的身份投身于黑木耳产业发展,成为高校科技人员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典型代表,帮助地处祖国东西两端的农牧民们走上了同一条黑木耳产业富民之路。

    大学科技人员服务“中国黑木耳第一县”

    田野间温润的风轻拂,宽阔的田地里洁白敦实的菌袋整齐列阵,饱满密实的黑木耳之花在菌袋上绽放。这是黑木耳盛采期,采摘、晾晒,耳农们忙碌而欣喜的身影昭示着又一轮丰收。这样的景致,在张彦龙眼中重复再现了7年。

    2006年,黑龙江省第三次开展校县农业科技合作共建,黑龙江大学与东宁县结为农业科技合作共建单位。天然药物化学领域出身的张彦龙,对农学研究和黑木耳栽培算是半个外行。不过“药食不分家”,张彦龙多年从事微生物制药研究,为研发黑木耳栽培技术提供了必要的微生物理论基础和实验经验。就这样,他被学校选定赴东宁县挂职科技副县长,同时也将黑龙江大学食用菌栽培技术力量带到了东宁县的家家户户。

    从那时起,东宁菌农家中便有了一位常客,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周末,他忙碌的身影时时出现在镇村的黑木耳种植基地或者菌农家中。在东宁挂职期间,从最南的亮子川村到最偏远的五排村,所有村子都留下了他服务的足迹。在走进村镇深入调研基础上,他掌握了东宁黑木耳产业的底子、现状,并清晰地勾画东宁黑木耳的未来。

    虽然拥有适宜黑木耳生长的自然条件,当时东宁黑木耳产业却“赔多赚少”。黑木耳栽培的关键是掌握菌株培养技术,可耳农没有三年栽培经验,要全面掌握培养技术非常难。张彦龙说:“养菌的温度、湿度、氧气都要严格把控,搞不好木耳就要绝产,加之栽培黑木耳的人工和原料成本高,这学费太贵,耳农交不起。”

    “科研成果不仅体现在论文上,还体现在服务社会服务经济的能力上。”张彦龙说。为解决东宁黑木耳栽培的技术瓶颈,张彦龙请来专家组成服务东宁县黑木耳产业的教授科技特派团,建设东宁县食用菌研究所。他还积极引进了液体菌种生产和黑木耳工厂化温控规模生产技术。木耳单片栽培、春秋连作、越冬耳……2008、2009两年间,一系列黑木耳培植新技术在张彦龙推动下,经过试验示范、中范围栽培,进而在全县大面积推广。黑木耳标准化生产技术示范与推广项目、滑子蘑标准化生产和产业化开发项目也纷纷上马。

    在张彦龙推广小耳技术之前,东宁黑木耳以大耳品种为主。与之相比,小耳品种品质好,采摘频次高,可是小耳技术在推广初期并不被耳农接受,觉得小耳栽培技术繁琐,难以掌握。农民的倔脾气愁坏了张彦龙。为推广小耳栽培技术,张彦龙和技术组专家组织东宁种耳大户和技术人才进行集中培训,反复宣传小耳品种的优势。当年小耳市场价格比大耳高出35%,作为栽培示范率先种植小耳的农户尝到了甜头,小耳栽培随之在东宁迅速普及。到2010年,东宁县小耳栽培技术覆盖率达到80%。

    小耳技术的推广让东宁百姓真正感受到科技的力量,因此带动了整个东宁科技观念的改变。与此同时,张彦龙大力开展农业实用技术培训,为东宁县培养了200多名基层技术人员与“田秀才”。东宁县村镇间刮起了“最炫科技风”,简单、易学、效益高、低成本的发明创新在农民手中诞生。张彦龙说:“很多黑木耳栽培技术对于高校理论研究来说都非常简单,有些发明专利在高校连论文都写不出来。但就是这些再简单不过的技术,投入到农业生产中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东宁百姓和企业家眼里,张彦龙就是一个科技项目宝库。四年来,张彦龙以黑龙江大学技术力量为依托,大力推进东宁县农业科技支撑体系建设,科技贡献率达到53.5%。有了科技做支撑的黑木耳,强力推进了东宁县农业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大幅度提高,东宁实现了科技与经济社会互动“双赢”。2010年,全县黑木耳发展规模已达8.8亿袋,总产量3.6万吨,达到全国黑木耳产量五分之一,产值近20亿元,实现农民人均增收8600元。

    在张彦龙努力下,东宁建成了全国最大的黑木耳生产基地和交易市场,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完善的产业体系,规模、质量、效益同步攀升。东宁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示范县、全国科技进步工作考核先进县、国家生态示范县、全国首批科技富民强县试点县。2010年,东宁作为全国唯一的县级代表,在全国科技大会上作典型经验介绍,成为全国依靠科技强县富民的一面旗帜。

    黑龙江科技特派团走进“雪域高原”

    10月的青藏高原掩藏在冰雪的静谧之中,直达天际的雪山似乎也在转经声中沉睡了。在西藏林芝黑木耳实践基地,黑木耳栽培的一级菌株正渐渐苏醒。每年10月至次年3月,西藏进入气候严酷的漫长冬季。半年,仿若一个轮回,张彦龙在这段时间就要和他的服务团队一起在林芝地区长期驻寨搞“冬华春实”的耕作,为来年春夏投入生产的黑木耳培养菌种。

    2010年,科技部高新司组织全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开展“两服务行动”援藏工作。当时还在东宁县任科技副县长的张彦龙响应科技部号召,针对西藏林芝地区的技术需要,带领黑龙江大学微生物学专家和东宁县食用菌技术服务人员、乡土专家组成了黑木耳产业援藏项目工作组。当年仅用短短四个月时间,工作组三次深入西藏林芝、日喀则地区进行工作考察、项目接洽、项目组织与实施。

    林芝位于西藏东南部,具有开展菌类栽培的自然环境。但此前并没有大规模菌类栽培成功先例,食用菌产业一直处于原始落后阶段。张彦龙决定将黑龙江黑木耳栽培技术以及服务模式整体引入西藏林芝地区,尽快提升林芝地区黑木耳栽培技术含量、单元产量,并将木椴黑木耳种植直接提升到袋料黑木耳栽培阶段,以利于当地森林资源的保护,成为科技富民的支柱产业。

    2010年冬季的西藏,黑龙江黑木耳栽培技术培训与生产示范开始了。洁白墩实的菌袋能长出乌黑的木耳?“等我转世回来,你的木耳也长不出来!”从未接触过黑木耳栽培的藏民听到用袋料栽培黑木耳,脸上挂着一万个不相信。

    西藏林芝地区过去从没有栽培黑木耳经验,一切从零开始。建设黑木耳产业示范基地,攻克高原地区黑木耳产业化种植关键技术……11月份的林芝最低气温零下13摄氏度,没有暖气的产业基地阴冷潮湿,张彦龙和他的队员们手脚都冻伤了。冬季的高原氧气更加稀薄,“查看完菌株一站起来,心跳都要停止了”。他的学生刘振东说。为确保菌种生长良好,张彦龙和工作组成员24小时轮流值守,手把手地给藏族干部进行技术讲解,在夹杂着汉语和藏语的交流中,探索着适宜高海拔地区的黑木耳栽培方法。

    在菌种生产的第三天,前期生产的菌袋有40%出现杂菌污染现象。急得大家一晚没睡,连夜查找原因。原来工作组使用的是平原地区的蒸汽灭菌法对菌袋灭菌,而高原地区水沸腾的温度只有92摄氏度,难以达到完全灭菌效果。于是他和贾树彪、王守发将简易灭菌锅设置了不同灭菌时段,与用高压灭菌锅灭菌效果进行对比,筛选出灭菌效果最好的方法。

    生产黑木耳的很多设备,在当地根本没有销售,为了不耽误生产,张彦龙和刘丕顺就联系黑龙江菌用物资销售商,反复协商降低成本,以出厂价发货,仅这一项就节约2万元成本。大型设备粉碎机,筛料机等不能整体运输,必须分割后进行运输,队员刘丕顺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在短短2天内完成了设备的焊接与组装。

    仅用了2个月时间,10万袋大棚培养室工程完工了。林芝地区老科技局局长牛云生说:“这帮人干活不要命太让我感动了!”

    34天,10万袋栽培菌种完成生产。

    50天,精心培养的菌种陆续长满菌袋。

    2011年6月,袋料地栽黑木耳技术试验在青藏高原成功落地。2012年西藏自治区米林县承担了25万袋菌包的示范性转化,在全县8个乡镇进行试点栽培,实现净利润达200万元。

    用科技之泉浇灌的黑木耳,在雪域高原找到了新的天堂。藏耳具有绿色、天然、无污染、营养丰富等优点,而且耳色黑肉厚,口感极佳。经对比分析,张彦龙还发现藏耳中含有的铁、锌等人体所需微量元素,以及其他营养指标均远高于其他黑木耳,是内地黑木耳无法比拟的。

    看着邻里栽培黑木耳走上致富路,过去藏民眼中的怀疑变成了羡慕和欣喜:“明年我家不种青稞了。我也要改种黑木耳!”米林县县长扎西达杰说:“张教授不仅带来技术,还带来了藏民观念的改变。黑木耳栽培技术的普及相当于科技观念的播种,藏民认识到要依靠科技力量才能走上致富之路。扎西德勒!”

    在张彦龙教授倡导下,米林县还对当地黑木耳进行了国家商标注册。“藏耳”以其优异的品质,打入北京等一线城市高端市场,并随着林芝旅游业兴起,成为当地旅游新名片。

    张彦龙清楚知道,小小黑木耳推动整个县域经济发展依靠的不仅仅是技术,也包括综合管理、市场化运作、规范标准制定等各个方面。“黑木耳的技术服务必须围绕产业来做,设计出能够嫁接到其他地区、其他行业的产业格局,解决提高农民收入的现实问题。”

责编:张英林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