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龙江人杰 > 正文

用生命的烛光实现对光明的追求
2012-05-11 13:12   来源:中国广播网黑龙江分网    打印本页 关闭
    

用生命的烛光实现对光明的追求
              ——追记“心系百姓的好法官”宁安市法院副院长金桂兰

 

  “全国模范法官”黑龙江省宁安市法院副院长金桂兰在与病魔进行了多年抗争之后,在亲人和同事的悲痛呼唤声中,于2012年5月8日7时20分,永远地离我们而去,永远地告别了她最钟爱的审判事业。

  最高人民法院发来了唁电:“金桂兰同志为人民司法事业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和宝贵生命,是新时期共产党员的‘时代先锋’和人民法官的杰出楷模。”

  白纱垂首,丹江呜咽。5月10日上午8时,在牡丹江市殡仪馆为金桂兰举行的追悼会上,金桂兰生前的法官同事们来了。桂兰姐,一路走好!椎心泣血,孰知所诉。

  许多干部职工、农民群众来了。金法官,慢些走,俺们来送您了!目含悲泪,痛彻心脾。

  一个普通法官,为何牵动着千千万万百姓的心?

  糖房村农妇张秀清记得,当时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们别是采访完了,再把金桂兰往上调吧?金桂兰她最好哪儿也别去,永远留在东京城,永远别走。”这是2004年,金桂兰获得“心系百姓的好法官”称号受到表彰后,她当时所担忧的。

  “金桂兰是一名好法官,先后做过7次大手术,患上癌症后,仍然长期坚守在基层法院,带病工作,巡回办案。组织上把她调回市里,可她却说这块土地养育了我,我就应该为这方百姓多做点事情,硬是又留了下来。”宁安市法院副院长关继伟动情地说。

  在对金桂兰的追思中,记者感悟了:百姓选择了金桂兰,金桂兰也选择了当地百姓。这种血浓于水的特殊情结,让她与群众心心相连。也为了这个情结,金桂兰把一生都献给了生她养她的边陲小镇,献给了一方水土的父老乡亲。

  一个读者读了金桂兰的事迹后,感慨地说:“一个基层的党员干部,在生命的河流遇到冰冻甚至面临断流的时候,她的选择是义无返顾,她的追求是工作不止,她的价值是用生命的烛光实现对光明的追求。”

  绿树对根的情思

  “我是农民的女儿,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回报人民的养育之恩。”金桂兰说。

  宁安县(现宁安市)镜泊乡五峰楼村,金桂兰在这里出生,嗅着泥土的芬芳成长,“她心正,工作叫真,乐于助人,这就我们五峰楼村的女儿。”村书记说,他是从小看着金桂兰长大的,听到金桂兰的噩耗后,很惋惜。

  五峰楼的很多群众在叹惜着,东京城镇的群众在追思着。更多金桂兰审过案件的当事人、帮过的人,都沉浸在对金桂兰的追忆中。

  “金法官说:同事谁都有,认识不管用。在我们国家,有理走遍天下。这句话我始终珍藏在心里”刚提起话头,担忧金桂兰调走的农妇张秀清已泣不成声。她对金桂兰不只是感激,更是把她当成了一种信念的化身。

  十多年前,张秀清将一名担保人起诉到了东京城法庭。第一次开庭时,担保人以借款过时效为由来主张免除担保责任。休庭后,她对主审法官金桂兰说,在诉讼时效期内,她给担保人打过一个催款电话。金桂兰让她到电信局去查一查,但她却碰了一鼻子灰。“有人告诉我,金法官和那个担保人以前是镇政府的老同事,打官司能向着你吗?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底。第二次开庭听我说没调出来单子,金桂兰立即到电信局给调了出来。”张秀清说,这笔钱也要了回来。从这以后,她认准了金桂兰这个好法官。

  眼含热泪的一位人民陪审员刘艳君对记者说:“她可是俺老百姓的好法官。”即时又向记者述说了“欠条被洗”的故事。

  十几年前,为查证一起案件的重要证据有没有被原告所说的“被妻子洗了”,开完庭的第二天,金桂兰趋车200多公里找证人取证,遭到拒绝,返回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当时,金桂兰正处在化疗期,饭菜难以下咽,头发一把一把脱落,全身瘫软得像一滩烂泥,一只胳膊肿得足有碗口粗,腹部的胆结石刀口流脓不止,来回400多里山路的颠簸,使她全身上下钻心刺骨地疼。第三天天刚放亮,金桂兰用卫生纸擦一下还在流脓的刀口,叫上司机又去找这位证人,“你都不要命了,我还要什么脸!”证人说出了事实真相,“哪有借条那回事,他编的。”再次开庭,原告无言以对,还了被告一个清白。她记不得这讲了多少次,但每讲一次后,她对金桂兰又增强了一分敬意。

  刘艳君在任东京城镇人大副主席时,记得多次发现金桂兰自己掏钱给当事人买吃的。刘艳君知道她家还很困难。“有一次我对她开玩笑地问,桂兰哪,是不是来你这儿打官司的你都管饭哪?没想到她看着我认真的说:‘老百姓来打官司,本来就够上火的了,怎么能眼看着他受冻挨饿啊?’”

  “到东京城法庭打官司的穷乡亲经常得到金姐的帮助。”现任宁安法院优化环境办公室副主任的金尚哲,记得牛场村有位70多岁的朝鲜族老大娘,无儿无女,生活十分艰难。一次,老人到法庭来办事认识了金桂兰。从此,她家里抹墙、烧柴等家务琐事,都来找金桂兰。每次大娘来,金桂兰都像女儿一样,一一给老太太办理妥当。“就跟她的亲闺女一样!”

  城东乡光新村村民张长胜当在电视上看到金桂兰病逝消息时,告诉孩子要永远记住金法官这样的好人,将来长大了,也要象她好样帮助别人。十几年前,因他媳妇有病,无人照看孩子,他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到法庭打官司。金桂兰看到穿得破旧单薄衣服的孩子在寒风中冻得直发抖,就跑回家翻箱倒柜,把自己儿子的衣服找出一大包,给俩孩子穿上,剩下的塞到了他的手里。“听说金法官得了重病,我还买过两瓶桃罐头和苹果罐头送给她,希望她吃了桃罐头就会从疾病中逃出来,吃了苹果罐头就会平平安安。作为我们老百姓,只要为我们办一件实事,我们都很感激,记她一辈子。”

  只要你对百姓有情,百姓就会对你有意。

  住在法庭不远的关显荣老汉激动地说,他经常路过法庭,对金桂兰帮助百姓排忧解难的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还想办法帮金桂兰解脱病患。“当时,她的胳膊这么粗,还坚持上着班。”关显荣用手比划着,心疼地说。他听说一种蘑菇能治金桂兰的病,和几个邻居说了,一起采蘑菇给金桂兰送去。“可这也没挽救了她的命。”这成了他的一个憾事。

  金桂兰的儿子李一男说:“以前,我妈妈工作太忙,很少和我们在一起,住院这一段时间,是我们一家人难得的团聚。”

  金桂兰的同事说,“她是那种为了工作,可以不顾一切的人。法庭成了金桂兰的‘家’,她的大部分衣物都在这里。她结婚时把家安在牡丹江市,离东京城法庭有80多公里的路程,回去一次需要汽车、火车倒上三次。为了工作,她平时住在单位,与丈夫成了‘周末夫妻’。工作忙起来,她常常一两个月回不了一次家。”

  “粗略地算了一下,桂兰在法庭工作14年来,一家三口相聚的时间还不到三年。”金桂兰的爱人李永春说,桂兰“太忙”。有一个周末,她打电话要我陪她到偏远的牛场村送传票。我到家已是晚上6点多钟了,她等不及就一个人先走了。那天,气温零下30几度,寒风裹挟着鹅毛大雪,打得人脸生痛。我在黑暗中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牛场村赶,心里还抱怨着,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非赶在这鬼天气去办?走着走着,听到前面传来狗叫,她在空旷的雪地里一个人挥着棍子驱赶着几只恶狗。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呢?我责怪她。她说被告是个生意人,刚从外地回来,明天就要走,如果不抓紧时间将传票送给他,案子就不好处理了。

  “拼命”这个词用在金桂兰身上不只是个比喻。为了工作,她真的把命都豁出去了。乳腺癌、胆结石、白内障、胃病、咽炎、风湿、关节炎……这么一长串的病名,很难相信它们都出现一个人身上。但这正是长年操劳和生活不规律给金桂兰留下的残酷印记。“每次正视桂兰身上七次大小手术留下的伤疤,都要鼓足勇气。”李永春说。

  “她真是一个铁法官。”现为宁安市法院信访办主任的关向英非常敬佩。2002年至2004年3月,关向英和金桂兰住一个宿舍。她从没看金桂兰掉过眼泪,也没有听金桂兰提过自己的病。那个时候,金桂兰白天开庭,晚上写文书,常常工作到深夜,第二天照常上班。乳腺癌术后,金桂兰的右臂肿胀得比左臂粗一倍,连写字都困难。胆结石手术的刀口又一直不愈合,流出的脓水时常把衣服都浸透了。有一次,她看到金桂兰偷偷回到宿舍,自己往外挤脓血,“当时我被吓坏了,要带她去医院。她却不在意地说:‘没事,把脓挤出来就好了。’然后,象根本没发生一样,又回到办公室调解起案件来。”

  只要有工作,桂兰就全然忘了劳累和病痛。李永春说,记得第一次肿瘤切除手术的当天下午,极度虚弱的金桂兰跟大夫请假出院,说要陪一位当事人到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司法鉴定。“你不要命了?!”医生说。“究竟是你的命重要,还是当事人的事重要?”他第一次对妻子发了火。但最终没有拗过妻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去了中院。在他们背后,医生说:“没见过这么玩命的女人!”

  陪护金桂兰住院的宁安市法院一女干警悲痛地说:“2011年11月,金桂兰因病重又一次住进了牡丹江市肿瘤医院。 到入院时,癌细胞已扩散。但金桂兰很乐观,与病魔抗争表现出常人少有的坚强意志。她还惦记着工作,牵挂着群众。对来看望她的领导、群众,她说病好后,还要回到法院审判岗位上,为百姓做实事,办好事。”

  “金姨的最后心愿,我会帮她办好的。”泪眼未干的宁安市法院研究室副主任杨海鸥说,春节前,杨海鸥到牡丹江市肿瘤医院看望金桂兰。临走时金桂兰抓住她的手说:“小杨,金姨还得麻烦你一个事儿,前斗村的刘老汉那个赡养案子,我一直挺惦记着,也不知现在他儿女对他咋样了,我这身体也不能去,拜托你和法庭的干警代替我去看看刘老汉。”这是金桂兰曾经办过的一起赡养案件,每年金桂兰都要去看望一下。

  李永春说,在最后的这段岁月里,金桂兰一直是乐观的。她对生活是非常热爱的。“能坚持到今天,主治医生都说是一个奇迹。她多次和我说,等病好了后,再回到岗位上去工作,回报组织上这些年来给予的照顾。其实,我知道,就是这个心愿,给了她这个奇迹。”但李永春知道,这只是一个梦罢了。为了让金桂兰做好这个梦,他特意对金桂兰隐瞒了病情,“哄骗”她马上就会好的。

  “虽然这段时间很累,我很高兴,因为我们一家三口能天天相聚着。”金桂兰这次住院的大半年,儿子李一男天天陪伴着。“过去,我对妈妈忙于工作不理解。这段时间里,看到很多群众来看她,有一些,我妈都想不起来叫啥名了。这让我很感动。我理解了妈妈。妈妈是典型,我也不差。今后我也要象妈妈一样去工作。”李一男又低下了头,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师范还在‘大荒地’的时候,我就认识金桂兰了。那时我就听说金桂兰非常敬业,是个工作上很要强的人。我和李永春同事多年,很少听说他们夫妻俩去饭店吃饭喝酒。她的确太忙了,调解一个哪怕很小的纠纷都得花费很大精力,看了报才知道,她受理案件的调解率是90%。这样怎么可能还有自己的业余时间呢?”牡丹江师范学院张志发回忆着。

  有的人死了,她却依然活着。金桂兰虽然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她那对百姓朴素而又真挚的情感,对公平正义的执着与坚守,却长存人世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历久弥香。

责编:李宏博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