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龙江人杰 > 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曹洪欣,您是我的救命恩医
2012-02-28 15:33   来源:中国广播网黑龙江分网    打印本页 关闭
    

曹洪欣常年坚持面向社会出门诊,给普通老百姓看病,即使作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院长,

也坚持这个几十年形成的作风不变。有人给他算了一笔帐,他给患者看病超过20多万人。

     中广网哈尔滨2月28日消息(记者毕国昌)我的家人说,我这个人很有福,因为我认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著名中医曹洪欣。
     曹洪欣作为中医,两次治愈我的大病,他在我的一生之中是我命中恩人。第一次是20多年前,我莫名其妙地患上心肌炎;第二次是四五年前,我又被检查出糖尿病。这两个病都属于现代医学科学难以治愈的大病,无论谁得上哪一个,都是颠覆性甚至是毁灭性的,那他基本结束了健康人生,甚至是难以再维系正常的生活,更甭提好好工作了。可我两次都是曹洪欣给治愈,恢复了健康。认识曹洪欣的确是我一生之幸福!

     第一次患心肌炎,应该至少是1990年的事情。那时事业和家庭的负担相当之重,想在新闻岗位和文学界同时出人头地,必须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是可以相见的:孩子小家务负担重,从另一个方面对我的身心构成多重压力,再加上工作上的努力得不到认可,致使情绪低落心情郁闷。大概就是这样一些问题的重叠加压,摧残了我的躯体。那时我还算年轻,可整个身体似乎在一夜之间垮掉了,失去了气力。当时住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森林街9号的7楼,爬一次楼需要分三四次。哈尔滨第一医院诊断为心肌炎,心肌缺血、心肌部分损伤,频发室性早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证实了对我的这个诊断。咨询了几位哈尔滨的医学专家,他们的意见是:心肌炎不好治,发展下去,可导致心肌病甚则危及生命。

     躺在哈尔滨第一医院中医科的病床上,尽管当时医生将治疗方案调整了几次,点滴的药品和剂量不断调整和增加剂量,可我的病情却没有一点转机,甚至发展到连喘气说话都成了问题。望着每天程序化的治疗和越来越重的病情,我对生活和生命,前途和命运感到绝望。

责编:李宏博中国广播网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