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黑龙江分网 > 黑土文化

于志学作品补题记

2014-10-20 14:58: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我有当代著名绘画艺术家、冰雪山水画创始人于志学的画3幅。这是我20多年前的劳动所得,即以文换画而来。1992年,《新晚报》等几家报纸开辟了我的专栏,我将写于兄(于志学)的文章塞了进去,于是便有了它们三个。

  在当下这个艺术圈里,没有谁像他这样,各种荣誉各项职称各种称号,几乎样样不落,1983年他进入“世界名人录”、全国政协委员、奖牌、大奖证书等身。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师人才。

  这是我的认识。可20多年前,我的这个认识没跟上趟儿,加之于兄随即去了北京,本来可以进一步交往,加深了解,写出较大块头文章的,却嘎然中止了。北漂的于志学事业蒸蒸日上,名声越来越大,我好不后悔:客观上距离远了,主观上是我认识不够。

作者与于志学(右)在其书法绘画展会上合影。

  有一日,我在北京一家拍卖行看到于志学的冰雪山水画拍出了6位数字,吓了一跳。回到哈尔滨,我翻箱倒柜,最后找到于志学送我的两幅画,可再仔细端祥,发现居然没有落款。

  当时为什么没写落款,无法追忆清楚了,现在的问题是得补上。没有款,啥也不是,谁能证明是于志学的作品?

  这话说起来,少说有四五年了,我试图找于志学叙旧或者是采访或者是写作,目的就是求他补上题款。谁成想,他整天价忙得一塌糊涂,今天去黄山,人家给他在那儿建“于志学美术馆”,明天来哈尔滨参加哈尔滨“于志学美术馆”的奠基仪式;一会去泰山,一会到北极;这个月刚从巴黎回来,下个月又要去俄罗斯…….

  见大师一面还真难。在多次联系都无果的情况下,我放弃了求于志学补题款的念头。

  今年9月26日,我应黑龙江省作协之邀,参加肇东市建县一百周年庆典活动。到了肇东,方得知于志学也参加这个活动,他还要参加肇东专为他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得此消息,我立马找了个车返回哈尔滨,取上那两幅画,傍晚赶回肇东,连晚饭都不肯吃,就坐到了肇东市福和宾馆会议室的外边,立等于志学。

  直到晚间9点半,于志学才步出那间会议室。相隔20多年,再次见面,老朋友格外亲切。握手时,我有意调侃:“志学兄,我这可是程门立雪呀。”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不禁哈哈大笑,“你为什么不进去呢?”

于志学补题::“这是20多年前的习作,今读之感到一种亲切感,志学记于甲午年。”

于志学补题的是:“这是数年前的作品,没有题字,今补题于肇东,时逢甲午年初秋时节。”二次补写:“志学题记”

  我随他进了他的房间。一帮人蜂拥而入,直到来访者全部散去,我们才得以叙旧。从《新晚报》我写的《走进于志学的冰雪世界》,到人民文学发表我的《何氏父子》,从只写名家大家(采访撰写书画家),到记者作家的选择性写作。忆往昔,不胜感慨,体会不少,遗憾颇多。我说,“我现在想想,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正儿巴经地好好写一次志学兄。像写《何氏父子》那样。”

  当我将本次来肇东的最主要动因告诉他时,于志学反倒为了难:“唉呀,国昌你怎么不早说,我没带笔和印章呀。”

  “志学兄,我给你准备了。”我回家取画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我颇有些得意。

  “没有章哇。”于志学依然强调困难。

  “那怎么办?”我内心有些不悦,可我的脸上仍然是那幅笑容。

  “毕老师,你相信我,就把画留给我,等于老师给你补上款,我给你寄回。”秘书卢平将话接过去。

  “那好吧。”我思忖了一下,同意了。心想,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放在这儿,似乎不相信对方,再说如果补不上题款,也跟废纸差不多少。

  回到房间,同屋的佳日替我担忧:“他出门怎么能不带章呢?”佳日又强调,“这个事最好还是在肇东解决,不行你明天请他先补上款,至于章嘛,怎么说都好办。”

  我没有采纳佳日的建议。参加完活动,我如期返回到哈尔滨。我相信,仅凭我们20多年前的交情,这事没问题,我倒是担心邮寄过程会有庇漏。

  9月28日晚,卢平突然打来电话称:“毕老师,你的事搞定了,我们回到哈尔滨,在于老师哈尔滨的家里,给你弄完了。明天上午9点你到省博物馆来取吧,明天我们参加一个活动。”

  29日, 8点30分我就在省博物馆恭候了。我拿到了那两幅画,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展开一看,我不禁又是一愣:第一幅,志学兄补写的是:“这是20多年前的习作,今读之感到一种亲切感,志学记于甲午年。”第二幅题写的是:“这是数年前的作品,没有题字,今补题于肇东,时逢甲午年初秋时节。”居然没有“于志学”三个字!

  两幅画,都已补写了落款,不能说没题款。可这幅画的落款上依然没有“于志学”的大名,缺少了最重要的文字内容,不免有些遗憾。

  我了解到,于志学参加省博的肇东建县一百周年庆典活动之后,下午就返回北京了。

  我在省博物馆徘徊,反复思量,还要不要再找于志学?恐怕日后不再有机会了,就是有机会,也很难再启口提及这档子事。想了想,我决定接着找他。

  主意已定,我飞也似地跑进大世界商场,购得了笔墨,然后就往滚梯方向冲,结果将左脚脚脖子给崴了。

  跑不动了,怎么办?我强忍着疼痛,一步一挪地赶到省博物馆。

  “怎么了,国昌?”见我一瘸一拐地走进贵宾室,于志学站了起来,亲切地跟我打招呼。

  当我讲明情况后,于志学哈哈大笑。 “国昌,为了大师的三个字,脚崴了,也值呀!” 参加庆典活动的省总工会主席王悦华也跟着迎合着,“你说是不是?”

  我也笑了。于志学补写了四个字“志学题记”。 (毕国昌)

  

编辑:王蕾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相关新闻

头条推荐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