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黑龙江分网 > 黑土文化

寻找,被我丢失的父亲毕宝忱

2014-08-13 15:40: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毕宝忱年轻时的照片

    爸,您还好吧?不知道您在九泉之下怎么样?

  您走得真急,又是那么远,犹如千古之隔。在现代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也无法再联系上您。

  真的好想您。25年了,我都没有找到您。

  那是198935日,您决意离开这个世界,独自去了那个每个人最终都要去的天堂。

  那一刻,我正在前苏联的布格拉维申斯克。就是黑河对岸——只有20万人口的小城,在极度欢快和极度忘我的情绪中,我把您给丢了。

  我有多么地不孝!

  爸,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等我找到爷爷,回来给您汇报。我临别时,曾去经纬街9号黑龙江日报社那幢筒子楼看您。

  与其说是看您,不如说我放心不下您的身体。您的身体状况,让我无法决定去还是不去前苏联。

  记得您跟我说:我没事,你去吧,替我找找你爷爷。您还告诉我,其实爷爷的模样,您也记不得了。那年他离家出走,撇下奶奶和8岁的您。

  1932年夏天,为了寻找失落的爷爷,您迎着那场震惊全国的松花江大洪水,闯入关东,最终落脚哈尔滨。您说,听说爷爷去了苏联那边,有人在那边见到过他,甚至有人说,他已在那边娶妻生子。爷爷,是您一生心中的隐疼。

  我记得您跟我说,国昌,这次你去那边,如果能打听到你爷爷的消息,不管死活,都可以了却我一块心病。

  您说这番话时,气息是急促的,呼吸显然不顺畅。可是,您依然能给人家书写毛笔字,您依然可以喝酒,这些个迷惑了我。因而,我在犹豫中产生了侥幸心理,或者说为自己找到一个借口。

  您的催促,让我做出错误的选择。您说:你去吧,替我打听打听你爷爷的下落。

  我是在犹豫不决的心态下,跨出了省报那幢筒子楼宿舍。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一步,等于我作出的诀别,我永远失去了您,而且是我在异国他乡的时候。

  想想,现在我都想哭,去黑河对岸那个小城,却丢失了自己的生父。如果说,这里有什么逻辑关系的话,那就是,我为您寻找您丢失的父亲,而我却因此丢失了您,您丢掉爷爷和我失去您,都同前苏联相关。布格拉维申斯克成为我永远不能再涉足的祭地。

  其实,正是我在布市的时候,在那个可能就是我爷爷已经安家落户的那个他人国度,我用国内生产的运动服,甚至是口香糖、布手绢,换取那边的望远镜、剃须刀,甚至是金戒指…..那种以极小代价换回较高价值物品的兴奋达到了极致。事后,我蓦然想到那句古训,乐极生悲。   

  我真的愚蠢!就在骄傲自满和自以为是,甚至对经商产生幻想的时候,您决意不再等我这个不孝之子,在哈尔滨商业职工医院的病榻上,绝望地闭上了您的双眼。

  您就是这样地同我永别了。

  我没有打听到任何一点有关爷爷的消息,对于您的期望可以说一无所获,尽管我换回那么多俄罗斯商品。

  我渡过黑龙江,回到我们国家这边。黑河市委宣传部转来消息:父亲病危(其实已是病故)。

  我辗转了几个地方,避开等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哈尔滨。

  这时,您已安祥地躺在商职医院的太平间。

  我没有送您最后一程,我没有在您生命的最后,在您的病榻前尽孝,我也没有完成您最后交给我的任务我等于双手攥空拳,默默地站在了您的遗体面前。

  我太让您失望了!

  这个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爷爷没有找到,父亲又丢掉了。我大哭。

  我无法原谅自己。

  爸,今天我把这个心里话倒出来给您,我相信您会有感知的。对了,还有一件事得跟您说一下,那就是去年,在二哥的主张下,我们兄妹五人为您出版了一本《墨海一生——毕宝忱书法集》。我在那集子里写了一段约5000字的长话捎给您。想必,您是知道的。在那里,我充满感情,许多往事,都是在写那篇文章时跳出来的,让我难以自己,甚至后悔不迭。在那里,说了那么多,写了那么多,可也没见您吱一声,您有什么要说的,就言语一声,不行您就托个梦给我。

  爸,到这儿,我写了不少,也说了不少,就不见您言语。

  没有反馈的交流,让我有些难过。

  好了,有机会再同您聊。(毕国昌)

                                                  

编辑:王蕾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相关新闻

头条推荐

关闭x